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财神高手论谈独家资料 > 正文

“中国动物小说之王”沈石溪:云南开启我的创作之路-

2021-10-19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量:

  “插队三年,每天的工作就是跟着农民下田耕犁、到砖瓦厂劳作,农闲时扛着猎枪跟农户上山打猎。但大象是不能打的,多吃6类食物朔造完美胸部_39健康网_女性,傣族有象图腾崇拜。”在沈石溪的记忆中,那时候的傣族村寨里,随处可见人象和谐相处的画面??附近寨子里有户人家在树林捡到一头小象,就将它带回家照顾饲养长大;当地有位老象奴,养了一辈子大象,年轻时候养过战象,能和野象对话;诸如此类。

  作家沈石溪,40多年来已累计出版作品超过500万字,涉及50多种动物,读者过亿。在中国儿童文学自然生态领域,他创作的动物小说几乎占据半壁江山。其中,绝大多数作品关注云南野生动物,33人参团游九寨沟,4天行程连景区大门都没看到:期间两遭酒店“,特别是大象,如《象王泪》《白象家族》《象冢》《最后一头战象》等。

  沈石溪与云南的缘分始于1969年。那年,初中毕业的沈石溪响应国家号召到西双版纳插队。“插队之前,我看过一部纪录片,描绘西双版纳是一个头顶香蕉、脚踏菠萝的动植物王国。”虽然插队有诸多地方可以选择,但当年那个16岁的少年毅然选择了两千公里之外的边陲之地。

  作者 刘丽慧

  “(昆明)西千余里,有乘象国,曰滇越。”史料记载的“乘象国”,便是傣族先民的王国。插队落户的沈石溪,和傣族民众一样,生活在“吉象庇护的土地上”。发生在身边的各种“天方夜谭”,濡养了他的创作人生。

  今天,年近七十的沈石溪依然笔耕不辍。他正与儿子、外甥共同创作一部关于野生动物救助的小说集,故事发生的背景,是“世界物种基因库”??云南高黎贡山。一位作家与云南生物多样性的情缘,将在作品中延续。(完) 【编辑:叶攀】

  今年云南北移亚洲象群引发全球关注,也让“追大象”成为“中国动物小说之王”沈石溪一段时间的日常。

  “大家只要动笔创作,几乎都会涉及生态和谐的主题。”沈石溪说,这个群体的作家之所以都把目光投向云南的自然生态,正说明云南在此方面的资源内蕴之丰富。“可以说,文学如果有矿脉,云南的富矿就是生态。”他说。

  曾在云南生活近36年的沈石溪已回到上海17年。据他回忆,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云南西双版纳密林深处,十几头亚洲象昼夜向南迁移,距离中老边境线只有百公里之遥??当时在西双版纳军分区当宣传干事的沈石溪,在部队内刊报道此事后,以此为素材创作了他的第一篇动物小说《象群迁移的时候》,开始在中国文坛崭露头角。“老象”是他使用多年的网名。

  几乎同一时期,云南“太阳鸟作家群”横空出世,成为中国儿童文学“一条崛起的新山脉”。以沈石溪为主力之一的一群儿童文学作家,将目光瞄准了云南的自然生态,创作了一批优秀作品。在道路交通与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,这些作品为儿童、青少年读者打开了一扇了解云南、了解自然的大门。

  (生物多样性大会) “中国动物小说之王”沈石溪:云南开启我的创作之路

  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历史洪流中,沈石溪开启了一个上海人的别样人生。

  先从上海乘火车到昆明,然后坐了三四天汽车到西双版纳,又转搭马车抵达插队的曼广弄寨。“到达寨子的第一天,就看见有人骑着大象,上山拉木料!”回忆起自己的上山下乡之路,沈石溪说,“从繁华大都市到边陲之地,感觉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。”

  “没有云南,就没有我这头‘老象’。甚至可以说,没有今天中国儿童文学自然生态领域的格局。”沈石溪说。

  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当地政府开始提倡保护环境,禁止猎取野生动物。”此时的沈石溪已在部队工作多年,几乎走遍了西双版纳的各个角落,也更加深入地认识了热带雨林孕育的多彩世界。

  中新社昆明10月8日电 题:“中国动物小说之王”沈石溪:云南开启我的创作之路